明天清晨,我去接外甥放学,那种机会少之又少。

放学了,出来一堆孩子,穿着一样的校服,我看看了小乔,认出了小周,就是没看见小窦,正在各处张望,乔妈说:小窦在那!哈哈,这家伙又想从背地里吓我一跳。那是我们的小游戏。

蓦地想记录孩子一点妙趣横生的言行,那一个等她长大了是不会再发生的了。

大概1年级时候的岳父节,家里还有三片面包,按规矩,大家仨一人一片。不过,后来小窦说服他爹,他俩平分了。他说:我长大也是当岳丈的人,后天是我们的回忆日,咱俩分,不给大妈。

二零一七年暑假自家带他去串个门,走到商贸城看到“一口猪”,他问,姨妈啥地方有轻生的猪啊?我惊呆的说,猪要在怎么着景况下才会自杀啊!然后大家俩笑得前仰后合。他解释就是大家自己杀的猪,不是买的猪肉。

托儿所时,接连几天都普降,我去接她回家,边走边说:今儿雨,明儿雨,后儿还雨。外孙子说,三姨,我想去“后还雨”……

在幼儿园游乐场游玩,他说:姨妈,那一个三姨也数一二三。我说那是岳母的绝招,大姑们都会。(有的人要被那仨数威逼一辈子的)

………………一火车。

今日还在很已经写完功课了,表现很好,允许玩半时辰电脑。

蹭日记:老二前些天竟然爬到茶几下边一层上了,只是,能进不可以出,能上无法下,一边哭一边爬,拉都拉不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