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郑晓梅要出家为尼

奇怪的是,郑晓梅看到程思远和白一鸣吻到一同,并不曾大哭大闹,而是平静的坐下来,看着无所适从的五个人,面色平和地研究:“我要出家,给您们腾地点,省得一鸣至今身单力薄,形影相顾,我也不愿见到你们两情相悦,都没个空子。”

白一鸣深知郑晓梅对程思远的真情实意有多少深度,也领会几个人,虽值得您拿生命去爱,却不必然能爱,爱上一个无法爱的人,就亟须去领受不住不绝的切肤之痛,她不想横刀夺爱,可是面对此情此景,已无退路可言,只好脱口而出:“表姐,别误会,我要成家了。”

“结婚?”程思远和郑晓梅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的,我快速就要和王定邦成婚,”白一鸣圆着祥和的假话,“前晚就是和思远做个告别,四妹也不用出家,我不可以拖累你们。”

“你爱他呢?就要和他结婚。”郑晓梅为白一鸣的掉以轻心愤愤不平。

“什么爱不爱的,找个人过一生尽管了,”白一鸣看似心静如水,神色不喜不悲,“和什么人结婚不等同,不都是起火生子,何必再强求,请三姐放心呢,我早已决定了。”

程思远在两旁默不作声,他此时晓得了,这是白一鸣在应付,没往心里去,而郑晓梅也不相信,如故一意孤行地代表要出家为尼,反而劝白一鸣别做傻事,自己已经厌倦了凡尘生活的零碎,总想着在晨钟暮鼓中游览思绪。

“别闹了,回家吧,”程思远根本不信郑晓梅有出家之心,“你出家了,什么人管外甥?”

“让一鸣照看,我放心。”郑晓梅仍旧毅然的弦外之音。

说完,起身走出门。白一鸣表示程思远出去追,程思远摆摆手,说:“别看晓梅性格随和,真要犟起来,我也拿他没办法,等会我们一块儿回家,好好劝劝吧。”

多少人下楼,程思远看车没在,给司机打手机,却不接。白一鸣让程思远坐他的车,一起再次来到程思远家里,郑晓梅却没个黑影。程思远这时才急了,拨了郑晓梅的无绳电话机,手机却不在服务区。

驾驶员打回电话,说刚才郑晓梅上了车,让他拉着去了松山寺,程思远来电话的时候,郑晓梅不让接,现在正往回返。

程思远听完,独白一鸣说:“你二妹真是铁了心了,要削发啊,去松山寺了。”

“这去把她接回来啊。”说完,就要回去车上。

“算了,你别去了,”程思远怕郑晓梅见到白一鸣,不肯回来,“立国中考停止了,在他姥姥家,也不用照顾,你先回去休息呢。”

“如故一块去吗,我要和他表领会。”白一鸣坚持不渝着要去。

“好啊。”六个人上车,直奔松山寺。

到了松山寺,进了方丈室,空明大师笑眯眯看着郑晓梅在用斋饭,见到程思远和白一鸣走进来,双手合十,诵了声佛号,用手表示他们先坐下。

等郑晓梅吃完饭,空明大师才言道:“阿弥陀佛,让晓梅在这里住几天吧,你们都静静心,何去何从,再决定。”

郑晓梅看不出丝毫的伤悲,却是笑着说:“我就喜爱寺庙里的清静,无忧无虑的多自在。”

程思远低声乞请着郑晓梅:“回家吧,立国等着您呀。”

郑晓梅再不言语,坐定入禅。

明亮大师挥挥手,让程思远他们先回去。

送出山门时,空明大师对程思远说道:“让晓梅住几日吧,我再诱发开导她,别担心,过几日就回来了。”

看着显然大师折身回去,白一鸣很认真对程思远说:“我实在要成家了,不结合,表妹不会回去的。”

“别闹了。”程思远不想让白一鸣再胡思乱想,打开车门,伸开单臂把他揽着推上了车。

“真的,思远,”在车上,白一鸣依然沉浸在投机的设想当中,“我实在要结合。”

商贸公司,“考虑好了,要和王定邦结婚?”程思远仍旧不信任白一鸣能做出这样的操纵。

白一鸣很坦然的回道:“是的,我也不能够直接这么飘着啊,好歹找个爱我的老公,也算了却我们的一桩心愿呢。”

程思远听罢,再没言语,心中想着,假设县委书记的贤内助出家了,这可笑掉了全市人民的门牙,轰动效应可不比文淮山差多少。又为白一鸣匆忙的主宰担忧着,王定邦并不是很靠谱的人物,但自己给不了白一鸣幸福,也无力回天大言不惭地拦住她的一意孤行,只可以默默祝福着白一鸣能有个好的将来。

中俄生意交易城主体工程已经开工,程思远送走了五个赴俄招商引资小组。此时,心里依然有些思念着文淮山,怕她就此深陷下去,就拨通了她的无绳电话机,结果却不翼而飞没有这一个编号的指示音,看来文淮山要与过去一刀两断,把手机号码也给换了。郝桂琴本来是水涨船高为程思远备下的厚礼,后来被文淮山捡到手里,当成个宝,末了落得个辛劳收场,真是不值。

程思远又去了市委找秦晓川,文淮山被去职,委员长的岗位不可能总这么空着,县政坛工作错综复杂,仅仅靠程思远运筹帷幄,实在是有些不便应付。

秦晓川看到程思远,神速把她拽进屋里,锁上门,就要和程思远来两盘。程思远赶忙拒绝道:“我说秦老兄,今天分外啊,大家参谋长还没影呐,先不忙下棋,把省长人选定了,再好好整几盘。”

“跟自家还玩套路,”秦晓川不悦地说,“还缺了您的参谋长,边下棋边探讨。”

秦晓川早就把棋盘从床底下端出来,摆在了茶几上,又把出口椅给挪了回复,伸手去拽程思远,把程思远死死地按到了言语椅子上,他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刚要猜目,分出先后手,又想起什么,站起来到了里屋,泡了壶茶,拿着多少个杯子,才坐下说:“安徽的爱侣给我邮的明前岩茶,我们尝尝鲜。”

程思远倒了两杯,自己拿起一杯,一股沁入心脾的香气从舌尖直抵嗓喉,连说好茶。

“我们俩喝的茶,还是能糊弄呢?”秦晓川得意的说,“不是和您吹,很多大领导都喝不到的,我跟着宋书记,也没喝到这么好的茶,一会走的时候,你拿些。”

程思远笑笑,说:“此茶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两回闻,品到几杯已经是福气不浅,还拿些?”

秦晓川随手抓起一把棋子,让程思远猜单双,程思远笑着说:“算了,我让您先手了,喝着你的好茶,咋好意思还斤斤计较。”

“这非常,一码是一码,要不我赢了,就胜之不武了。”秦晓川坚持不渝让程思远猜。

结果或者秦晓川猜得了先手,放下一子,又问道:“文淮山的‘裸照门’消停了吧?”

“网上已经消停了,我明天给他通电话,说是没有这么些号码,应该是换号了。”程思远思索着答道。

秦晓川咂咂嘴,说:“你说说不行文淮山,找个巾帼,岁数赶上他妈大了,自己吃了亏不说,还把地点给弄丢了,真是损兵折将为徐娘啊。”

程思远笑了笑,接口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有些男人有恋母情结,文淮山可能就是一例。”

秦晓川又下一子,笑着又问:“你和白一鸣是怎么回事?听说她至今单身,为了等您啊。”

“别提了,现在悔之莫及啊,”程思远痛心的说,“对待女性就该发乎情,止乎礼,哪个男人婚后不会遇上自己心仪的巾帼啊,假使当时不是深陷其中,也未必把白一鸣害得这样惨,近期看他只身一人,我也长远地自责啊。”

秦晓川对程思远和白一鸣的事都了解,程思远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也就实话实说。

“别想那么多了,万世师表见到南子,还无法自持呐,何况大家这些凡夫俗子。”秦晓川没把那个当回事,“不过切记别弄出事来,这就不佳收场了,比如文淮山。当初,你们都取笑我市市都有小姑,说实话,也没少扯,但是有一个妇女过后来找过自家呢?这就是道行,没有弯弯肚子,就别吃镰刀头啊。”

程思远笑笑,看着棋局,没接话头。

春秋时卫灵公太太南子,美貌动于天下,史书关于他的记叙相比多,总体上称他“美而淫”。换句话说,人长得很漂亮,但生活作风有严重问题,好像是个应该人人敬而远之或特别嫌恶的人员。原为宋国公主,与卫灵公男宠公子朝相恋,后随公子朝出走晋国。万世师表因为礼貌去见他,子路不乐意,认为孔圣人和南子有不合于礼的事,孔夫子对子路发誓说:“假设我和南子有对不起礼的事,老天就厌弃我吗。”孔丘与南子是否真的有“一腿”?对这么些问题,说吗的都有。否定者言之凿凿,肯定者引经据典。各有各的布道,各有各的道理,什么人也拿不出最基本的凭据。尽管尚无向来证据注解孔圣人和南子有着暧昧举动,可是她们的涉嫌相对不简单,或许受当时环境的制约和熏陶,三个人只是属于“礼貌性”有染,这段“发乎情,止乎礼”的典故毕竟是春秋时期发生的事,今人听个热闹也就罢了。

“我说程老弟,你可别辜负了白一鸣啊,”秦晓川仍旧不说正题,非要在男女关系上扯尽兴了,“这不过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大美女,别暴敛天物啊。”

“这肿么办,娶了他?”程思远没好气的说。

秦晓川嘴很快,立马接道:“我同意。”

“说正事吧,”程思远把话题切入心中所急,“没有司长不行呀,现在市委的会自身不敢不到位,市政坛开会也指名道姓的让我去,县里一大摊子等着自己拿主意,您说自己还干不干干活了,求您了大哥,抓紧探讨给配上吧。”

“这盘棋把自己给赢了,局长人选任你挑。”秦晓川放了狠话。

程思远抬头盯着秦晓川,说:“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秦晓川也豁出去了。

程思远一言不发,一眼不眨地盯着棋盘,探讨着棋势,落一子都害怕的,把秦晓川给乐坏了,笑着说:“别那么紧张好糟糕,你这是志在必得啊。”

程思远这才回道:“不紧张不行呀,这盘棋关系到松江县前途的造化,我输不起啊。”

“我靠,尽管输了,我也不可能给您配个蠢才去呀,肯定要比文淮山强吧。”秦晓川权当是个乐子,根本没在乎,“快点下,再拖拖拉拉的,我可要反悔了啊。”

程思远赶紧加快落子速度,生怕秦晓川说话不算数。

棋盘中的黑白棋子紧紧咬着,密密麻麻的,下到无处落子,程思远才舒了一口气,说道:“算算吧,何人输什么人赢?”

两人密切查着目数,程思远额头都沁出汗来,最后是程思远赢了四分之三目。

秦晓川把棋子一扔,说道:“我输了,你挑吧,说到形成。”

“是书记让着自我。”程思远嘿嘿一笑,“这就把市商务局参谋长杜鹏程给自身吧,他既年轻有才干,又踏实肯干,大家松江县就需要那样的部长。”

“这这些,我还想把她调到市委办当官员呐。”秦晓川也询问到杜鹏程的质量和力量双超凡,为了工作勤恳,特别能吃苦,更加体贴是廉政,在三松市口碑好,把两袖清风这些溢美之词用在她随身,恰如其分,这样的集团主干部何人都想要。

“您刚刚都说了,我赢了,”程思远不达目标决不鸣金收兵,“要何人就给什么人,可无法把团结说的话给吃了哟,您就忍痛割爱呢。”

秦晓川想了想,心中也有点不舍,但要么大大方方地说:“这好吗,给您了,可是明天我们要杀到夜幕低垂。”

程思远笑着说:“无所谓,杀到次日早晨都行,伯乐常有,而千里马难求啊。”

四个人又上阵博弈,一向杀到天昏地暗,才算罢休,按说也怪了,程思远再没赢过,把秦晓川乐得眉开眼笑,临走时还许诺及时就开市委常委会决定下来。

出了市委大楼,程思远就让司机把他送到松山寺,去看看老婆郑晓梅是否回心转意。

到了松山寺,程思远让车手回去吗,他今早在寺里过夜,前些天上午早点来接。

先去了方丈室,空明大师笑着说:“阿弥陀佛,前天当成锣鼓喧天,都在老衲的寺中聚齐了。”

“此话怎讲?”程思远纳闷地看着彰着大师。

“你去客房看看就通晓了。”空明大师头前指导,程思远跟着去了客房。

推门而入,就见白一鸣和郑晓梅坐在炕上闲聊,外儿子程立国在他们俩的身后,搂着多少人的双肩。

程思远心道,这应该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境况啊,不过多出个女性,就显得画蛇添足了,如何接纳,这是急需程思远一生求解的难题。

“来,思远,”郑晓梅乐呵呵地照顾着程思远,“一鸣正在和我情商着婚礼的事,你也参谋参谋。”

程思远仍旧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根,问道:“真的要结婚啊?”

“这还有假?一鸣都要定婚纱了。”郑晓梅替白一鸣答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