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歌    市委书记卸甲归田

程思远从省委巡视组办公室出来,随后就找高鹏汇报处境。

高鹏听完,就皱起眉头,对程思远说道:“真是不成器,屡教不改呀。对了,省委巡视组什么观点?”

“巡视组只是找我领会下意况,”程思远实话实说,“并没提议怎么样看法,让我回到等候处理。”

高鹏没再张嘴,而是让程思远回县里推进项目建设,其他的永不他管。

程思远走后,高鹏也查办行装,去了省城。

到了省委,高鹏分别找到了省委书记和委员长,把白一鸣投资建项目标一切过程反映了一下,也没隐瞒白一鸣就是友好的外甥女,并对程思远推荐了一番,同时诚恳的提议要卸甲归田,把机会让给年轻的同志。

两位封疆大吏不约而同的象征,在当下的地势下,无论是何人能再次回到本省投资开发项目,都值得扶助和照看,别说是您的孙子女,就是你亲外孙女也要使劲扶助,鼎力协理,只假使为了全省经济建设添砖加瓦,别怕这么些暗箭伤人,不可以让干事创业的人员受委屈,同时也要刹住那么些歪风邪气。

司长最终和高鹏开玩笑说:“你退休未来,也去南方发达城市赚钱吗,回来投资热土,回报人民,我不但要雷厉风行协理你,还要敲锣打鼓欢送您。”

有了意见,高鹏回来后,把省委、省政坛的观点转达给了程思远,让他放下一切包袱,汇聚整个松江县的小聪明和力量,全力以赴把中俄经贸交易城建设好。

省委巡视组再也没提及此事,弄得文淮山很失望。程思远又联系班长,询问赴俄招商引资的行程,班长正在俄罗丝的海参崴喝着特其拉酒,接到程思远的电话机,就爽快地代表,他无时无刻待命,只要招商引资小组进入俄境,剩下的事都毫不程思远再想不开。

撂下机子,程思远让秘书小赵把文淮山、老关及罗明权和刘保国请来,商讨赴俄招商引资事宜。

县委副秘书老关在县委分管经济建设和招商引资工作,当时因为他年纪稍大,就没具体分配任务,程思远让她当做赴俄招商引资的联络人,多个赴俄小组随时向他汇报情状,有关招商经费、行程安排等切实事宜都由她和文淮山领着两位经理共同琢磨解决。

和老关谈完,程思远又把出发的光阴做了布置:“文县长,政党这边只要把主体工程招标完成,这多少个小组就起身,不再另行开会安排了,前天就定了啊。等俄Rose的客商抵达松江县观望现场的时候,大家的工程主旨大楼已经拔地而起,这样可以形成建设和招商两不误。”

文淮山没说话,点头同意。

配备完招商事宜,程思远严穆的说道:“本次出去,你们俩意味着的不但是本县本市本省,而是意味着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风貌,必须严刻约束随行人员,不该去的地点不可能去,不该看的东西不可以看,务必要谨记,咋样闹出哪些新鲜事,你们俩抬高县委、县政党都没法向省市委交代。”

刘保国嘻嘻笑着说:“我们有这多少个政治觉悟,绝不会去看脱衣舞,也不会去赌钱,放心呢。”

“我看着她,不会让她犯错误。”罗明权在旁边打趣道。

正开着会,秘书小赵进来小声对程思远说:“市委通知你和文参谋长立时到市委大会议室参预全市领导干部会议。”

举凡召开全市性领导干部会议,都是有大事要通报,程思远和文淮山不敢耽搁,赶紧起身,两人各怀心腹事,往市委飞奔。

在旅途,程思远预感到市委书记高鹏要卸甲归田,不知情何人能接手市委书记的地方,一般的话应该是司长接任,但也无法确定,有时候人事安排反复超出人的预期之外。

文淮山要么想着自己暴发的举报信,难道是要对程思远出手了,上次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就把市委副秘书停职审查,这一次也没准,也许能向来揭橥终止程思远工作,接受协会调查,心里不由得乐开花,倘使程思远被动了,自己可就苦尽甜来,平步青云了。

果然不出程思远所料,省委协会部副委员长坐在主席台上发布高鹏退休,出乎程思远意料的是接任者并非现任司长,而是自己的莫逆之交秦晓川。

程思远心道,秦晓川简直是坐了火箭,刚刚擢升为正厅级官员干部,又被任命为三松市委书记,真是又四回胜出大家的揣测之外啊,三松市的政治情势又将面临着五回大的调动。

开完会,程思远在市委大会议室等了一小会,才去高鹏办公室叙叙旧,道个别。没悟出新老市委书记都在,看到程思远站在门口,秦晓川赶紧招呼程思远进来,高鹏没把秦晓川当外人,笑着说:“你们六人是旧相识,我也省得再费口舌介绍了,以后思远就付出你了,宝剑锋从磨砺出,还要加把劲锻造啊,让思远早日修成正果。”

秦晓川笑了笑,拍拍程思远的肩膀,没跟着高鹏的话头,而是谦虚的意味:“思远啊,我到您的地盘上,多靠你老弟帮衬啊,我对三松市人生地不熟的,将来就期待你了哟。”

程思远赶紧客气道:“这里啊,我给您牵马坠镫,你可别嫌弃啊。”

官场就是这般,秦晓川虽说是这儿的故交,不过现在地位地位发生了变化,程思远就不可能像当年那么,口无阻挡,随随便便的,必须保持着谦恭的态度,绝不能够蹬鼻子上脸,不知所以然。

新旧两任市委书记肯定在谈交接事宜,程思远不便过多打扰,寒暄几句就告辞回县里了。

秦晓川的来临,预示着程思远如虎添翼,可是什么把握互相的关联,程思远心里依旧没个底,过于亲密自然招来聊聊,离得远些又会给秦晓川带来猜忌,保持着不远不近若即若离状态,又是个很难控制的准绳,程思远带着一脑门子官司回到了县里。

过了几日,程思远给高鹏打电话,要请她和她的爱妻吃顿饭,并代表纯粹是家宴,只是在联名聊聊天。高鹏很少接受私人宴请,本次却喜上眉梢的应允了。

程思远把宴请地方选在市郊的一个儒雅的别墅里,茶余饭后仍可以钓钓鱼,中午还有篝火,真是个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程思远两创口早早来到别墅,站在大门口等着高鹏夫妇,没悟出,除了高鹏夫妇,还有白一鸣和李思涵也跟在高鹏身后。

郑晓梅在身旁小声言道:“你老情人也来了,别放纵啊,可是自己确实喜欢白一鸣,多好的姑娘啊。”

程思远没理会郑晓梅的提拔,快步向前,握住高鹏的大手,并热情得照顾着白一鸣多少人。临近午饭还有些时候,高鹏和程思远多人去了鱼塘钓鱼,边聊着闲天。郑晓梅和白一帆陪着高鹏的妻妾去了房后的园林里,悠闲的散着步,说说笑笑。李思涵四头忙乎着,一会给高鹏和程思远送两瓶水,一会又给多少个女生送点水果。

开篇的时候,我们吃得沸腾,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清一色的农家饭,连一直小心节食的白一鸣都吃得小肚隆起,连声说这就是确实的美味佳肴,要比餐馆强似百倍。程思远知道她很难吃上一顿便饭,心里很不是滋味。

高鹏把白一鸣带来,无非是想让她们俩健康相处,别总怀恋那一点事,越是回避越容易出问题。吃完饭,高鹏坐在桌边喝着用山泉泡的茶,开口对程思远两创口说道:“我和爱妻前些天就飞往旅游了,这一次出去可能多少个月,还要去新加坡探访孩子,一鸣就拜托给你们了。”

郑晓梅赶紧表态:“请老首席执行官放心,我随时给她包饺子吃,让他也像我这样胖。”

世家哈哈大笑,程思远提议中午在此间搞个篝火晚会,咱们凑在一起热闹繁华。高鹏点头同意,白一鸣和李思涵神采飞扬的鼓起掌来。

郑晓梅却想着把男女也接来,难得有诸如此类个机会。程思远破例给司机打了对讲机,让她清晨把程立国拉到山庄来。

世家又玩了一早上。天黑的时候,程立国才到,白一鸣天性喜欢子女,很快就和程立国玩在联合,嬉笑着跑来跑去,连看着程立国的视力都像是慈母一般。程立国也听同学们说起过白一鸣投资建设交易城,有成百上千的钱,不由得抬头就问白一鸣:“白大妈,您真有那么多钱呢?”

白一鸣搂着程立国,柔柔的说道:“小姑无儿无女,那么多钱也花不完,等您长大了,给您娶儿媳妇。”

高鹏的爱妻听到这句话,扭过脸去,擦着眼泪对高鹏悄声说道:“一鸣把程思远的孩子就是己出了。”

郑晓梅也观察端倪,赶紧圆场:“立国,还不赶紧谢谢三姨。”

“谢谢阿姨,”程立国天真的看着白一鸣,心里喜欢着这位赏心悦目的大嫂姐,“您给本人娶儿媳妇,我就养您的老。”

白一鸣把程立国搂得更紧了。

说得我们都抹着泪花,程思远借机去找山庄服务人士,点上篝火,烤上全羊,我们边吃边玩。

我们拉初叶,围着篝火,又蹦又跳,山庄又把音响设备搬到了院落里,我们先导歌唱。高鹏的一曲《向天再借五百年》,令程思远感慨万千,高书记这是大器晚成,壮心不已啊,虽说主动申请致仕,但心中还是对既往的权杖有些依依不舍,这种冲突的情结,自古就有啊。

商贸公司,开头地讲,“致仕”就是还禄位于君,退休养老的意趣。“致仕”一词出现很早,《礼记曲礼》篇有“大夫七十而致仕”。郑玄注道:“致其所掌之事于君而退休。”《春秋公羊传》宣公元年:“退而致仕。”何休注曰:“致仕,还禄位于君。”将“致仕”解释为把官职、禄位交还给皇上,反映了有穷时期天皇家中外思想的熏陶之深刻。整个国家都是天皇的,所有的前程、禄位都是君主赐予的。既然如此,大臣年老了,不可以干活了,就要把官职交给主公。

至于致仕后的对待,各朝距离也很大。两汉时,官员致仕后,朝廷只给其原官职俸禄的1/3,而且只有二千石之上等级的首长才能博取;品级低的长官退休后一般没有俸禄。魏晋之时官吏退休多不赐予财物,往往授以掌议论之“大夫”的闲职,终老其身。唐初国力强盛,官员退休后对待相比较好。五品以上领导人士可得半禄,有功之臣,蒙君王恩典,也可取得全禄。京官六品以下,外官五品以下告老退休的,各有数量不同的永业田以养老,而且永业田是可以传给子孙的。中唐从此,经过安史之乱,国力衰退,社会争执尖锐,朝廷内部宦官专权,朋党斗争严重,政治日渐腐败,官吏们起头贪恋官位,退休制度备受损坏,造成政党官僚老化,暮气渐重。直到唐末,那一个题目也一贯不解决。隋代对退休官员的看待比唐在此以前诸朝都要让利,宋真宗咸平其后,文武官员退休后,甚至还都升一流,授朝官,给半俸,几成定制。尽管退休后的看待如此优厚,但首席执行官们依旧很少有积极退休的,因为领导在任时所能得到的好处是退休后不能比拟的。东汉致仕官员一般是月给半俸以养老,只有少数达官显贵和功臣、近臣退休后才能侥幸拿到全俸。后唐致仕官员待遇较低。明初,官员致仕若得不到特赐,就从未任何俸禄,尽管取得特赐,也一再是半禄,得到全禄的很少。北齐致仕官员的看待一般的话比明代好得多,休致后官员基本能拿到半俸。

实际待遇还在次要,对有权力的领导者的话,最惨痛的事莫过于退休,关键是权力带来的打败欲和优越感。许六个人由于多年来大权在握,曾经叱咤风云,一时难将权限拱手相让,有些人更是不愿抛弃权力,“人走茶凉”的心思落差是不少人难以承受的。明代权相蔡京曾被四度罢相,每便被贬都不固步自封,总是挖门盗洞的思考着复出,最终落得个流放岭南途中被饿死的下台。王荆公被罢相后,曾与两个党徒“相拥而泣”,当这四个人意识到自己的官位无虞后即时收泪言欢,顾不上王文公“独角戏”的落魄惨状。

白一鸣依旧这首《尘埃》,除了李思涵和程立国没听懂其中肝肠寸断的倾诉,其旁人都安静的坐在篝火边,暗自喟叹着。而程思远唱了一首新学的樊凡的《眼泪》,这是电视机剧《结婚前规则》的片尾曲,被程思远演绎得抱高烧哭,把郑晓梅听得也动了情,抢过话筒唱起了《好人一生平安》。

临走的时候,程思远两创口去山庄埋单,主任却说这一个年轻的半边天现已付完款了。郑晓梅追上白一鸣,要把钱还给她,白一鸣凄然一笑:“晓梅堂妹,我留着钱有哪些用,别和自身争了,以后立国学业结婚的支出都交给我,我喜爱这孩子,让思远清清白白的作好官。”

郑晓梅默然回头看着程思远,程思远没言语,只可以微微点点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