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中俄经贸交易城破土动工

道路招投标工作圆满结束,市土建工程公司一举中标,业内人员交口称誉本次招标很公正,文淮山当然不会在第一次招标中动手脚,多年的从政生涯告诫他,万事都要先来个开门红,一俊遮百丑。

顾建军身子越来越弱,喘着粗气,用手顶着胸部,忍受着钻心的疼痛,在施工现场不分昼夜的盯着,哪怕出现丝毫的毛病都逃不过他的眼眸,作业工人都噤若寒蝉那尊黑脸大神,戏称他为“黑包公”,在她前头都规规矩矩,路面铺设一丝不苟,差一点点都得返工重新来过,这条路是松江县前所未有的身分最好的水泥路。

白一鸣隔几天也来看一看,她已经发现顾建军的面色不对劲,劝她歇几天,她派人在这守着,顾建军总是挥着大手,说吗也不偏离,说你派的这么些小年轻的,哪知道道路建设,被人卖了还得夸人家,仍旧她经历多,也能镇住这帮工人。

白一鸣也深有同感,她对顾建军心里也是怕怕的,每便和他开口都陪着笑容,生怕把顾建军给惹怒了,不过又爱戴他干活认真负责,有她在,不用操心工程质量不达到。

怕郝桂琴再一次上门,文淮山六个心眼,听到敲门声,先从猫眼中精心看看,要是又是郝桂琴,便把手机静音,躲在门后,听到郝桂琴的高跟鞋点地的声响远去了,才在屋子里自由自在的运动开来。

商贸公司,郝桂琴来了两次,文淮山家里始终没人,不免有点急了,满口答应同学的事,给办夹生了,后悔当初夸下咸阳,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没法和学友谋面。上饶的富爹也沉不住气了,一天好多少个电话催着,郝桂琴只好好言相劝,让富爹别着急,等她办成功,跟着司机就回去。

文淮山乐此不疲地玩着猫捉老鼠的嬉戏,仿佛上了瘾,到家就拿把交椅,猫在门后,等着郝桂琴的到来。没等来郝桂琴,却等来了她的消息:文哥,我再给您两遍机遇,如若还躲着本人,我就把大家的床照发出去。文淮山看完,笑了笑,并没在意,心道,照片上有我也有你,你不嫌丢人就发呢,随手就把音信给删除了。

郝桂琴又来了一次,之后再没动静了,文淮山还在暗中庆幸,多亏没上她的当,女生的面目比什么都紧要,她仍是可以不顾自己的脸面,把床照发到贴吧上,猪都不信任。

面对文淮山的不理不睬,郝桂琴只可以和司机重回宿迁,并向同学答应,她会延续大力,争取让男女能包个工程。在回到的中途,郝桂琴一回想把床照发到网上,每一遍点开贴吧,想抛出杀手锏,让文淮山身败名裂,想想又下不去手,这哪是针对文淮山一头啊,简直就是视同一律,同归于尽,只要发出去,也把她要好回去的路给堵死了。

就这么,郝桂琴恨得牙根痒痒着,回到威海,惺惺作态的投入到富爹的怀抱。

随着道路即将截至的快节奏,程思远去找市委书记高鹏,征求市委的理念,是否搞个品类奠基仪式。

高鹏犹豫了一下,笑笑说:“我在群众路线教育对照检查材料中,还明确提出少搞奠基仪式等形式主义活动的整改措施,可是建设中俄生意交易城是本市前所未有的大类别,具有调整产业结构,拉动经济转型的重大意义,并对本市的经济前行和社会提升影响深切,我先和几位负责人通个气,再向省委、省政党请示下,再定吧,你先回去,等候市委的公告。”

没几天,市委办来了对讲机,通告松江县筹备奠基仪式,并要求县里不要再请媒体参加,仪式只限于在市县电视机台通讯,让全市国民丰田知晓即可。

奠基仪式如期举办,程思远起个大早,让郑晓梅找件新胸罩,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显得神气很多。郑晓梅在边上看着程思远忙乎着,嘴里念叨着:“这哪是去开会,像是去当新郎啊。”

“在西魏,新郎官也是对新科举人的称呼,”程思远回头对酸溜溜的郑晓梅言道,“我就不吃早饭了,先去奠基仪式现场探望。”

坐车到了工程现场,就看见顾建军捂着胸指挥着几名工人在立巨型宣传牌。程思远走近才意识,明天竖起的宣传牌的支架底端竟齐刷刷的断掉了,顾建军在身边解释道:“前天匆匆地把几块宣传牌立起来,加护措施不牢靠,昨夜一场大风,把牌子刮断了,今儿早上还得重新立,又花了诸多钱,情势主义真害人啊。”

程思远没言语,脱下上衣,上前伸手和工人一道扶着宣传牌,陆陆续续赶来的机关干部看到程思远亲自出手,也都烦扰上前,一起扶着宣传牌,工人们倒出手,赶紧在底层焊接,没等市领导出现,几块宣传牌已经重复竖好。

程思远又对顾建军说:“搞完奠基仪式,必须把这几块牌子加固,否则风吹即倒,容易发生事故,可别不当回事啊。”

“放心呢,我平素在这看着啊,”顾建军答应着,“完事我就让工人在牌子后边再加几根钢筋。”

程思远点点头,又说道:“你脸色苍白,仍然赶紧再去医院探视,黑脸包公怎么变成白脸了。”

“没事,死不了。”顾建军扔下这句话,又去忙了。

程思远望着顾建军的背影,心想,顾建军可别出啥事,这么些项目全指望他了,奠基仪式完事,就得催他去诊所检查,看她难受的样子,怎么也不像他当年说得那么粗略。

没多会,市委书记高鹏带着市主任到了现场,奇怪的是,高鹏并不着急,一向往路口眺望着。

莫不是还有官员没到,程思远心中存疑着,也迫于说话问,又细致入微查看了一晃在座的市老板,一个也不在少数啊,这是在等什么人啊?

遥远观望又开过来两辆车,高鹏和省长快步奔了过去,就看常务副院长下了车,他们俩跟在常务副局长的身后,说笑着往这边走了过来。

程思远心道,这是高鹏把省官员也请来了,与其说是为了装点门面,不如说是高鹏处心积虑地为程思远铺好仕途,都到了这一个时候,高鹏实在没必要再做这多少个秀。

白一鸣后天换了套纯白的工作套裙,胸前飘着火红的绸带,显得端庄而不失活力,李思涵紧紧跟在身后,寸步不离,程思远微笑地望着他们俩四处奔波的身形,心里宽慰着,有李思涵陪伴着,但愿白一鸣不再孤寂。

没等常务副委员长走到奠基仪式主席台前,程思远也快步走了千古,伸出双手,和常务副秘书长握手问好。常务副院长在铁路改线协调会上观察过程思远,笑着说:“先天您是主角啊,你们高书记硬要我在场啊,给你装装声色。”

程思远赶紧回道:“谢谢领导在大忙莅临现场,然而前日的台柱可不是我,而是白总,就是穿着一身白色职业装的这位女士。”

说完,程思远让秘书小赵把白一鸣请回复,见见常务副院长。白一鸣笑吟吟的和常务副秘书长打完招呼,常务副司长慈祥地看着白一鸣,说道:“好年轻,是怎样力量促使你回来出生地投资办项目?”

“爱情的能力。”白一鸣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常务副院长并没深问,笑笑说:“应该是爱情的正能量。”

“正能量”本是物历史学名词,出自英国物文学家狄拉克的量子电引力学理论:伴随着与一个变量有关的自由度的负能量,总是被伴随着另一个纵向自由度的正能量所填补,所以负能量在事实上并未表现出来。“正能量”一词的流行源于英帝国心境学家理查德(理查德(Richard))·怀斯曼的专著《正能量》,其旅长肢体比作一个能量场,通过激发内在潜能,可以使人表现出一个新的自身,从而更加自信、更加充满活力。现在“正能量”指的是一种健康开展、积极向上的重力和情绪。在物欲横流的当代社会,正能量这种美好的情愫,已被众多发麻而浮躁的现代人所疏远和冰冷。负面心理也像脱了绳的野马,停不下脚步,一步步感觉生活的殷殷。所以大家理应给任何积极奋进的、鼓舞人不断追求的、赐予力量让生活变得周密幸福的人和事,贴上“正能量”的竹签。“正能量”已经成功的提高成为一个满载象征意义的符号,深深系着我们的真情实意,表达着大家的期盼与梦想。

这会儿,文淮山从背后挤了上去,紧紧把握常务副局长的双手,自我介绍道:“我是松江局长文淮山,这个类型阻力重重,是本人和程书记在市委高文书的总经理下,不畏艰险,迎难而上,才有了前几天的奠基啊,司长辛勤了,请局长多指引,多批评。”

“哈哈,指引批评谈不上啊,”常务副市长笑着说道,“帮助不闹事,服务不多事,才是本人此行的原意啊。”

“这是,这是。”文淮山披星戴月的应道。

典礼即将上马,高鹏请常务副省长到主席台前剪彩,大家簇拥着常务副市长往主席台前走去,文淮山也不管怎么样自己的身份,使劲往前挤,紧紧跟随在常务副委员长的身后。

高鹏回头看了几眼文淮山,都阻止不了文淮山紧随其后的步子。

奠基仪式举办的很顺利,程序安排地行云流水,有条不紊,但是在挖土奠基的时候发出个小插曲。

剪完彩,高鹏请常务副委员长下来执锹奠基,文淮山在边上喊了声:“慢。”

继之从包里掏出多少个鞋套,要亲自为常务副参谋长套到鞋上,常务副秘书长板着脸拒绝道:“别套这多少个了,我的鞋也没那么高昂,你想让我许多度哟,不过,这个鞋套留着去百姓家再套上吗,起码是对丰田的体贴。”

程思远赶紧把文淮山拉到身后,示意他别再说话,文淮山一脸讪笑,收起鞋套,又凑到了常务副参谋长身旁。

此刻,文淮山才悔之晚矣,没悟出中俄商业交易城奠基仪式,省里也委派领导列席了,看情况省里对这一个序列很依赖,心里暗暗恨自己心灵,前天连夜写了封举报信,好在她并不知道白一鸣是高鹏的外儿子女,只在信中揭破程思远把品种拱手送给了温馨的旧情人,明天一早就趁着天还没亮,出去投到邮政筒里。

奠基仪式截至后,程思远和县里的领导人士干部把省市领导送到了大路上,才返身回到现场。程思远拉过顾建军,让她立刻去医院检查肢体,顾建军依然驳回着,说是现场众多事等着她处理,走不开啊,程思远又把顾建军的司机叫了过来,安排他必须拉着顾建军去医院,随后又让文淮山再指定两名相关机构的总经理在实地盯着,让顾建军放心。

看着顾建军坐车离开,白一鸣在程思远身边说道:“我也看顾局长脸色不太好,两回催她去医院,他也不去,本次让他好好检查下,别为了这些类型把她人身给拖垮了。”

程思远深情地看着白一鸣,心道,即使白一鸣身在尔虞我诈的商贸圈子里,但要么无法改变她的善良本性,这一世碰到六个宅心仁厚的妇人,真是温馨的福气。

平生程思远有意避开着和白一鸣过多接触,前些天宝贵和白一鸣遭遇一起,几人边走边聊,说说笑笑,充满着柔情蜜意。文淮山躲得远远的,看着他俩卿卿我自身,心里很不过瘾,心中暗道,这封举报信写对了,没啥后悔的,绝无法让程思远事业成就了,再抱得美女归,那口气实在咽不下去,不恶心程思远一下,真得不可以释怀。

三个人走了一会,程思远停下来,盯着白一鸣问道:“就如此单着啊,项目开工了,也得考虑下团结的政工了。”

白一鸣当然知道程思远所指,调皮地应道:“不是有你啊?我就这么了,习惯一个人轻松,你没听过失去牵绊的半边天自由的想要飞的歌词呢?真的不想再去触碰一切关于爱的事物,我累了,尽管你不理会自己的一往情深,但自己的内心唯有你,实在放不下其它人了。”

程思远听罢,无奈的晃动头,想起自己读过的一首诗《雪》:如约而至。散落的诗文,都与爱情相关。世界很静,你轻舞如蝶。往事风起云涌,我了解,此刻爱如刀锋。苍山渐远,美丽的女子迟暮,回望之际,你已到达门口。 

白一鸣不就是上下一心内心世界里的雪吗?洁白而纯粹,对协调的爱纤尘不染,宛如佛前的一朵青莲,静静的看着人间,一天又一天,看着那么四个人三回次的在轮回,重复着前世的故事。望着白一鸣秀美的外貌,程思远此刻多么渴望,白一鸣就是落入凡间的佛珠,不被尘埃所染,青雾散去之后,忘忧河如昔般的沉静清澈,河面上满是赏心悦目的青莲的花瓣,芬芳了全方位佛前,唯留下一支莲蓬,微微的轻颤着。佛爱怜的叹息着,把手伸向莲蓬,一滴如眼泪的莲子落入佛的掌中,玲珑剔透,光华烁然,凝成一粒佛珠。这也是程思远独白一鸣一生的祝福,也是为投机的惨痛找个开口。

这会儿,秘书小赵走了过来,附耳言道:“省委巡视组找你说话。”

看着程思远匆匆离开的背影,文淮山脸上显露狡诈的微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