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贸公司,《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民事诉讼证据的几何确定》

1、第二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议的诉讼请求所依照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根据的真相有义务提供证据加以印证。

2、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不是举行暴发争辩的,由具有履行职务的当事人负担举证义务。

一、案情事实

原告:沿河县商业贸易公司(以下简称商贸集团)。

被告:肖永梅(商贸集团员工崔永忠之妻)。

被告:崔玲玲(商贸公司员工崔永忠之女)。

被上诉人:翁桂英(商贸集团职工崔永忠之母)。

主干事实:崔永忠生前系商贸集团职工。崔永忠与肖永梅于1997年以夫妇名义同居生活,1998年联名生育一女崔玲玲。翁桂英系崔永忠之母。2001年九月,依照当地政坛有关方针确定,通过内部竞卖,崔永忠获得购买商贸公司某一定住房及门面房的资格。于是崔永忠与商贸集团完结房屋买卖协议,约定崔永忠以168000元购买集团住房一套及外衣一间。后双方办理了该房屋的财产权转移登记手续。2002年1月崔永忠因车祸死亡。

计较事实:后商贸公司以崔永忠尚欠购房款48000元为由,须要崔永忠生前同居人肖永梅以及崔永忠之女崔玲玲、之母翁桂英支付该款,诉至法院。肖永梅及崔玲玲辩称,购房款已在崔永忠生前付清,并办理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付款凭证因崔永忠长逝而丢掉,商贸公司无证据表明崔永忠仍欠购房款,请求驳回商贸公司的诉讼请求。翁桂英辩称,崔永忠生前欠购房款48000元是真情,但已交的购房款120000元是自家向外人借债所出资,在崔永忠死后,本人无力偿还债务,现已向商贸集团申请退回购房款120000元,如商贸集团反对退还,则自己愿意继承支付购房欠款48000元。

二、评判要点

一审以为,购房协议合法有效,且已办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手续,商贸公司诉请肖永梅、崔玲玲、翁桂英清偿购房欠款,而翁桂英认同尚欠购房款48000元,并明确表示愿意归还该欠款,故对商贸公司的诉请应予帮衬。一审遂判决:由翁桂英支付商贸公司48000元购房欠款。

二审认为,崔永忠生前对所购房屋已办理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手续,商贸公司主持崔永忠生前尚欠购房款48000元,按照“哪个人主张,何人举证”的规则,商贸集团对其所持事实主张应该承担举证义务,由于其举证无法,故应负担不利后果。二审遂判决:取消一审宣判,驳回商贸集团的诉讼请求。

再审认为,该案属于买卖合同纠纷,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不是举办爆发争议的,由所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权利”的规定,本案应由购房方承担注解购房款已付清的举证义务,因此二审在拍卖举证权利的摊派难题上适用法律错误,改判帮忙商贸公司需要肖永梅、崔玲玲、翁桂英清偿购房欠款的诉讼请求。

二、评析意见

(一)一审以自认规则肯定本案事实不当。

第一,该案原告商贸公司起诉的被告人有七个,即其员工崔永忠之妻肖永梅、之女崔玲玲、之母翁桂英。作为被告之一的翁桂英,其对原告商贸集团陈述的案件实际的认同,不可能代表任何被告人的确认,对别的被告人不发出自认的法律效劳。

第二,肖永梅、翁桂英即便同为本案被告,不过三人离开本案待证事实的远近关系不相同。肖永梅与崔永忠生前同居生活,是争执不休房屋的共有产权人之一,同时依旧崔永忠死后的房舍继承人之一,而翁桂英仅是崔永忠的房屋继承人之一,显著肖永梅与此案待证事实的关联较近,故一审采纳离待证事实关系较远的翁桂英的陈述来排除肖永梅的陈述不当。

第三,被上诉人肖永梅、翁桂英不仅对待证事实的陈述不雷同,而且多人在诉讼中所持的谜底主张相周旋,利益方式相顶牛。原告商贸公司主持的是崔永忠生前购房款还未付清;肖永梅主持的是其与崔永忠生前所购房屋的购房款已全然付清;翁桂英认同购房款还未付清,同时还着眼于已付购房款120000元是其所支付,需求返还已付购房款,或者由其后续支付购房欠款48000元。可知,被告肖永梅、翁桂英多人的诉讼主张是相对峙的,两个人中间还留存另一争持,在此情形下一审在两被告的陈述之间迳行接纳有利原告的陈述认定案件事实显著不当。

(二)关于此案举证权利的分红。

二审与再审均适用《证据规定》有关举证权利分配的规定认定本案事实。二审适用的是有关举证义务分配一般规则的确定,即第二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照的真情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按照的实况有职分提供证据加以证实”之规定,而再审适用的是有关举证义务分配一般规则针对合同纠纷案件的求实规定,即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还是不是履行发生争执的,由具有履行任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权利”的规定。作者以为再审对举证义务分配规定的知情和适用不当。

先是,《证据规定》与实体法及贸易习惯的关联难题。《证据规定》作为一种司法解释,其对举证义务分配的实际规定,一般都源自实体法的规定,是对各实体法中有关举证权利分配具体规定的复发、归咎和系统化,其不可与实体法的确定相争论。《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或不是举办发生争论的,由所有履行职分的当事承担举证义务”的确定,同样不可能与《合同法》的规定相违背。《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对合同并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明的事项,按交易习惯确定”该条款尽管不是对合同纠纷案件举证权利分配的平素确定,但会对当事人举证权利的分红难题发出实质性影响。对于房屋买卖合同来说,房屋所有权转移的法度方式为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在相似意况下,办理房屋所有权登记即申明房屋买卖合同已实施已毕即购房款已付清。在特殊境况下,也存在购房款未付清而先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的意况,可是合同当事人之间必须通过结算形成有书面证据申明的欠款关系,才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因此,在本案中被告人提交了所购房屋的物权转移登记手续,即落成了证实购房款已付清的举证权利,格局意义上的举证义务已更换给原告,在此情况下应由原告承担表明被告如故欠款的举证权利。可知,交易习惯决定了对于已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的房屋买卖合同,注解购房款尚未付清的举证义务在售房一方。

第二,《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精通难题。举证义务分配的平整有三种:一是举证义务分配一般规则,即由主持事实成立的一方负责注脚该事实存在的举证义务,也即“哪个人主张,哪个人举证”,见于《证据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的确定;二是举证义务倒置规则,即不由主张事实创建的一方负责举证义务而由否定事实存在的一方承担举证权利,见于《证据规定》第四条的连锁规定。举证权利分配的相似规则是对日常案件相似景况上周边适用的平整,而倒置规则是对新鲜案件的特定事实(特殊侵权案件侵权构成要件中或多或少构成要件)越发适用的平整,该两条条框框是相呼应的范筹关系,在两规则之外法律及司法解释未规定第二种规则。《证据规定》第五条关于合同纠纷案件、第六条有关劳动争议纠纷案件相关举证义务分配的规定,均属于举证权利分配一般规则在分化档次案件中的具体使用,并非属于举证义务分配的独特规则。因此,《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还是不是执行暴发争议的,由具有履行任务的当事承担举证义务”的确定,依旧是对举证义务分配一般规则即“什么人主张,什么人举证”原则的具体化,与举证权利分配一般规则有所一致性,两者之间是一般与个其余关系。

其三,《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在本案中的适用难题。具体到对本案的拍卖难点上,对该案正确分配举证权利与适用《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的确定并不冲突。对该条目在本案中的适用可以这么驾驭:对于已办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手续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应由实践给付任务的当事人即购房方承担表明购房款已付清的举证责任,不过依照交易习惯,因有办理产权转移登记事实的留存,对购房方可视为已成功阐明购房款已付清的举证权利。针对此案,二审运用举证义务分配的形似规则正确地解决了本案举证义务的分摊难题。而再审割裂举证义务分配一般规则与其实际规定的一致性关系,同时脱离实体法对举证权利分配的确定与《证据规定》关于举证权利分配具体规定的一致性关系,机械地领略和适用《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理本案,明显不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