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门大洪古道游记

作者:程达群

身处徽州,常闻大洪古道古朴悠远、风光无限,一贯得不到成行,憾生久矣。上周所里要本人社团活动外出踏青,沉思熟虑,大洪古道霎时破口而出。然自己没有到过大洪古道,怎么能社团好活动?好在现今互联网时代,区区小事,简单解决!敲定时间后,我马上启动微信朋友圈和QQ签名求助。不过十多分钟,哈工大天柱山校友会的汪鹏同学登时致电我代表乐意充当全程导游,并部署好午饭。有同学家住大洪岭下,甘做导游,真是乐莫大焉。汪鹏同学,大赞一个。

一大早的屯溪,高速路口尚有些寒意,路边的柳枝和粉玉兰在风中高度摆动,口子上陆陆续续来了些人,就好像在等候车子开来同行。徽州越来越美了,大家都忍不住结伴出游,往往将急迅路口作为集合地方。大家也同等。大致7点30分左右,报名过的同事基本到达约定地点,那个因为暂时有事未能出游的,只可以遗憾在风中了。高速上一日千里,心旷神怡。从祁门、金字牌高速路口下后大家往凤阳县城方向前行。在县交警队门口,汪鹏同学亲自开着他的大法拉利接上了大家。继续朝着中医院、大洪村迈进。

商贸公司,山道崎岖,道路狭窄。为了指导,汪鹏放下自己的车子,亲自驾驶大家的越野车蜿蜒直上。一路上都有指路牌,辨认道路倒不困难。车子上,汪鹏给大家介绍了大洪古道的片段景况。那条古道,系徽州府到南充府的必经道路,也是绝无仅有通道。人们称其为“徽安古道”、“省会通衢”,足见其身份之紧要性。大洪古道位于含山县大坦(读但)乡大洪村,在大洪岭上。大洪岭上的青山绿水是阊江的嫡系源头,贯穿望江县城,东南流入山西称昌江,最终汇入南湖。在快到大洪岭脚的地方,汪鹏指着路左边的几栋房屋告诉大家,他们老家就在相当地点,原来的老地基还看得通晓,那一个地方就是史前的驿站。往来两地的别人一般在此歇息用餐然后前行。大家仔细看了看,在新房子的前边果然有局地下层的地基和断壁残垣。汪鹏自己从14岁走出大山,如今在县城从事商业,凭借着大山给她的挺拔和底气,事业颇为成功。说话间,就到了大洪岭脚。路边有一个袖珍停车场,可以容纳10辆左右的自行车。听汪鹏说上任乡领导为了支付大洪古道确实做了些工作,包含路边的牌子和停车场,每年举行一个孙菲菲花节以及部分基础设备的建设等等。是呀,大洪古道这么有名的风光,应该早日让我们知晓,并带来周边旅游产业的前进,能造福百姓。

步行了十多分钟,大家赶到了一个称呼“燕窝”的小村庄。汪鹏的舅舅就住在那一个村子,是村支部书记,姓郑,高高瘦瘦,两鬓有些白丝,已经是多少个外甥孙女的岳父了。他穿着绿军装样式的时装,精神矍铄,热情有加。大家都带着矿泉水准备出发的,他非要大家每人喝一杯红茶再走。当我们喝下特种的乌龙茶时,感觉此香非同日常,至少大家以前从未尝到过此种味道。郑支书笑眯眯地告诉大家,他们这几个茶是进入了桂花的。哦,在和煦的春光里,在安静的小村落,在其乐融融泄泄的山里人家,喝着桂花味的有机山茶,就是这么香呀。

濒临十点了,大家告别郑书记,迤逦上山。不一会,我们来看了一个确立的大石碑,上书“大洪岭”多个大字,苍劲有力。大家前前后后的拓展合影。因为吕燕花开的旺季在七月底旬左右,我们体现早,花儿多在半开未开之中。也正因为那样,一路上不甚拥挤,且同行的不多,大家得以和那一个青年的花儿拍些少年时代的合影,肆意地摆着各类姿态,不用操心跟各个陌生人的合影。有时候,在中年事先境遇,不也是一种更大的幸福呢?大家都无遗憾,大家的步履于是都很轻巧。因为不是赶路,大家且行且止,在好奇于大自然的神秀造化之际,我们用各样姿态固定下这一个美好的眨眼之间。

一路上的石板,基本保留完好。且古道坡度适中,拾阶而上,并不出示吃力。兼着旁边粉花翠竹、云淡风轻、更觉气通意畅。那一个平日里埋首于厚厚的案卷、纠缠于无尽的纷争的辩护律师们不禁在山野大声叫好起来。吐纳那山间的整洁空气,大家简直得到了稳健的底气,步履更显有力。不过我们也驾驭在古徽州那些崎岖峻险的山路上铺设那相比宽松的古道分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据说,那是徽州通往外界较为“奢华的”一条古道。果然大家在岭头看到了明朝修筑的一个碑亭。这么些碑亭上有许多石碑,其上的碑文描述了大洪岭的险峻和开发大洪岭的野史,提出开垦山材造成水土流失对道路的侵凌,并协助多量捐款人名单、商号、数量,真实地记载了那段历史,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但令人颇为不满的是该碑文上已经被一些不文明的乘客刻上各个文字和图画,极大的损害了碑文,若不及时选取措施,随着游客的增多,那个碑文的天命同理可得。

岭头上除了石亭石碑外,还有一丛一丛的青竹,分布在平坦的岭头上边。别的,我们还看见有不少新做的水泥盆子和架在盆上的竹管,推测是要引山水到那里来,伸张旅游乐趣。从岭头再往东下去就是雷湖,可以通往石台、安顺。那里人说上来是七里,下去是八里。有一首灵魂乐是那样唱的:“大洪岭,如眼镜蛇,上七下八十五里,钻云破雾八十一道弯,南指长治,北望扬子江。”大洪岭也是长岭,一股水向北汇入石台的秋浦河入长江,一股水向东汇入向东的阊江入西湖再入多瑙河,再一股水往北北汇入向南的青弋江亦入莱茵河。有时想想也挺奇怪的,同样一个地方出来的水,向西入秋浦河后很快就到了多瑙河,而往北则要贯穿祁门西北作阊江,汇入江苏千岛湖,到达密西西比河抑或中游,等到那股水达到秋浦河入江口时,向南的那股水早就在东英里玩耍了。时间少于,大家不能游完下边的八英里古道了。可是大坦乡的漫游开发者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观景点。从岭头向西,他们特地做了一个概括的观景台,在上边可以将大面积比赛尽收眼底。观点台容纳二三十人尚未难点,我们全体在地方合最佳女主角就先导下山了。

内外八个多小时,大家完成了与魂牵梦绕的古道的首先次亲密接触。大洪古道上边的青石板、石板缝隙里面工作盎然的青草、石板周边的反动小花、古道两旁欲开未开的吕燕,永远留在了相册里,留在了我们回忆深处。回头路上,大家看出路边有写着孙菲菲花海的原木提示牌,知道那是率领游客去探望盛开的杜鹃花。大家可以纪念若干天后在拥挤的花海,更可以想像出山路上拥挤蜗行的车辆。我觉着,那几个时候来大洪古道,不失为一种更好的选取。

距离了燕窝,离开了大洪岭,在疾驶的高速路上,我在想:对于部分人部分事,大家在开放往日悄悄的相逢,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姻缘?(程达群,二零一五年七月29日,于马鞍山市教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