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毕业旅行—中文系学生的5个月行走》|目录

六十一.唱一首康定情歌,缓缓离开藏地

文/远方不远

(一)

 

自家一块走来,藏地开满了格桑花,很庆幸,我走过了藏区草原上最好的时节。

那么些天来,我从317国道又走回了318国道,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自己明确记得刚刚走上318国道的时候,依旧八月首,离开318国道的时候,方才十月底,没悟出,这一晃,半个月又过去了,当然,我那八个多月的步履,离开家也该快一百天了吗,也就是睁开眼,又闭上眼的瞬间。

在丹巴的时候,我看见了柳江,河水流得好急好急,不免生出逝者如斯夫之感。

可是我仍旧要像那条大河一样,一路流下去,它流经的大队人马地方,我都是要去的,比如,他它从湖北果洛山流出来后,经过了马尔康,逐渐叫作了大金川,到了丹巴后,就叫作了汉江,此后流着就流成了珠江,桂江就流成了黑龙江,等到多瑙河变为了扬子江,我就也乘机那条河回到了家乡。

从丹巴相距,我三番五次往新都桥的来头走,海拔渐高,我从崇山峻岭峡谷里又走回了高山草甸,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草场和大群大群的牧牛。过了八美镇,一路都是灰尘,遮天蔽日得令人睁不开眼,过了那一段漫无天日,又看到绿油油,苍茫芒草原的时候,就到了塔公。

于是,很多熟练的场馆又看见,雪山、河流、草原、经幡、喇嘛庙。这个物件,遍布在塔公到新都桥的一路上,其实也出现在自我行动于藏地的每一日里,那能让自身理解,我尚是身处于藏地,因为只有藏地,才有前方的诸种场景。

那四次我赶到藏地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二月首旬的时候,我到了吉林松花江州的丙中洛,从此,眼里的人,大多都是柯尔克孜族,眼里的山湖,大多也成了壮族的神山和神湖。

新都桥往北,翻过一座折多山,便到了康定,这一座故事,总会滋生不少历史来。打那起,我也隐约觉得,过了康定,我也就要离开藏区了。

(二)

 

康定,康是康巴,定是政通人和。大家每一回说到那么些地名,总要唱起一首情歌来。

几年前,有一部影视,名字就取自那首在大江南北传唱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藏地民歌,《康定情歌》。我还记得,那部电影串起了多个城市,一个是江南水乡的弗罗茨瓦夫,另一个则是康巴藏区的康定。一部电影,就是一首情歌,而一首情歌呢,则是一个爱情故事。

因此自己在影片里,看到一位长者站在斯科普里的北寺塔下,那是一个黄叶铺满石砖的时令,他拆开一件来自藏地的牛皮纸信封。彼时,有一位女孩也从毕尔巴鄂大学的大门内走了出去,这应该是长辈的外孙女。因着那封信,三个人赶赴千里之外,去追寻一段将近六十年的爱意遵循。

整部电影,全然是康定情歌的音频,同那段半个多世纪前的痴情一样,荡气回肠。老一代的爱恋留在了雪山里,新一代的爱意又从高原上发轫缔结。整部电影就把奥兰多和康定五个城市紧凑相连,小乔流水和雪山草地的变换间,大家见到了杜阿拉男人的温柔,又见到了康定藏女的动人,大家来看了康巴汉子的敬意,又看到了布里斯托女性的温柔。

本身同江南马赛是脱不开关系的,所以那部电影也预留了自我长远的纪念,凑巧,这四次,我的确地赶到了康定,同我的江南乡土深深相连的一座藏地小城。

商贸公司,举凡中国大江南北,但凡听到了那首藏地民歌,都是会忍不住地哼唱起来。那首歌发行的时候,照旧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份,有一位叫作喻宜萱的人在克利夫兰一唱而红,声名远扬,广传海内。假诺要谈及那首歌开头呢,照旧要描述一段爱情故事的,

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中国高校歌曲出现了一个创作者,叫作李若依,当年她在安特卫普阅读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康定的孙女,两人同去康定跑马山游玩,在顶峰看到了彩云、太阳和月球,在情爱的酝酿下,那位佳人结合巴山的溜溜调,创作出了那首人们耳熟能详的情歌。

情歌自然要出自爱情,正是那首情歌,也让康定那座藏地小城有了一种浓重浪漫色彩。

(三)

 

自己熟谙康定,大多照旧来自一段历史。

早在民国时期,康巴藏区有一个地名,叫作西康省,西康省的省会就是当今的康定,再往前追溯的话,康定又叫作打箭炉,那或许就要追溯到西晋时期了,有一位叫郭达的大将便在此处设炉为诸葛孔明造箭,甚至在隔壁的流派上还插了一支英雄的铁箭。所以,康定城现在还叫作炉城,县城也叫作炉城镇。

那阵子的西康王刘文辉,苦心经营西康省,将康定由一个满目疮痍的东西部疆小城发展成了一座汉藏分界地带的买卖中央。那位台州军校出身的军阀极为看重教育,当年下了一条命令,只要县政党的房屋比校园好,县祖父就地正法。

在越发风云突变的一代里,有一位青春电影人称做孙明经,受到刘文辉的约请,不远万里带着当时起首进的视频视频器材来到了西康省,进行科考雕塑,制作了汪洋的影视和照片,为西康留下了难得的影象资料,被蔡振称为拿着雕塑机写游记的徐霞客。

自家在德格的时候,那位西藏女儿刚刚买了当下孙明经留下的那部影集,厚厚的两大本,全部装在大背包里,看着都重。她把书借给我看,我从头到尾翻阅了四遍,通过各类照片和文字说,对那几个年代的西康省和康定城有了一种最直观的驾驭,也可以在路上举行一番比较,做出一些当代的盘算。

诸多事务都是相当有巧合性的,比如我偏离了德格后,到了色达,海南孙女也到了色达,于是大家便齐声去了五明佛大学。后来,我独自去了马尔康,然后辗转到了康定,在我来康定的头天里,山西外孙女刚刚从康定离开,去路易港坐飞机重临了广西。

当初,我还收到了他的一条音信,感谢命运里的碰着,哪怕有了那么很多次的错过。

当然,她在康区的事体,我早已多多少少叙述过了,两遍来藏,莫名的就爱上了藏区,希望经过祥和的不竭,为藏区的男女提供一些须要的提携,哪怕是一支铅笔,一块橡皮,一本台式机,她都可以从孩子们的脸庞看到最灿烂的一坐一起,自然那份笑容也就涌出在了她要好的面颊,刻在了他的心上。

他告知自己,她离开康定的时候,还境遇了一遍表白,可知,康定那座城池同那首康定情歌一样,都是拥有浪漫色彩的。

(四)

吉林孙女离开了康定,也就离开了藏区,我同他也是一致的。

本身在康定的这几日里,只是转了一遭康定城,一边旋转,一边自顾自地哼唱那首小情歌,怡然自得。那座都市应该是本人所见过的海拔落差最大的城池了啊,自南到北都在登山,即使说老城坐落在山里里,那么新城就是落在了高地上,我无能为力想像,一个人行走从老城到新城,一路攀爬,该会费多少脚力。

由于这种落差,那座都市的的长河也有了一种飞流直下的声势,一条折多河从折多山上沸腾而下,河水一路拍打着堤岸,就像也在用一种雄浑的嗓音高唱着那首情歌,更加多了一种高原上才有的豪迈气概来。

旅途总是有成百上千出游者穿梭于康定城的道路上,他们过来康定,便要爬山,沿着折多河上溯,一贯要迈出折多山,才能有下坡的时候,那里面足足有几十英里的山坡路。我发现,这几个年的骑行者,年龄都越来越偏小了,甚至比我当时首先旅行的岁数还要小。

除却那多少个骑单车的,当然还有同自己一样背着大包徒步的,然则,我也在局地大包上看见了一些字,写着,谢谢,我不搭车。一种敬意,不禁油不过生,因为我是索要搭车的,在搭车中聊天,其实也是我采访藏地资料的一个路径,我必须求驾驭那里的人心里最直白的想法以及最真正的生活方法,以一种记录的艺术表现。

用作甘孜州的州政党所在地,康定终于有了有些城市的寓意,一度让如此长日子游走于农村和小县城的自身稍微不适于,就像吉林姑娘所说,该是得了都市生活适应不良症。

早上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城北的南无寺去礼佛,佛殿郎中好有一些位出亲人在诵经,伴奏着阵阵法鼓声。那种巨大的诵经,真的可以直指人心,胸中的灰土被扫荡干净,然后所有人也就漂浮在了上空,心向往之地承受佛祖的开示。

将要离开康区,也就是距离在藏地,接下去的一路上,应该很少会看出藏传佛教的寺院了,多少有些不舍。与此同时,我也起初回想起我在藏地的点点滴滴来。

自身在藏地走了如此长日子,每便对赞助过我的人说谢谢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的人,晓得在外侧的不简单。那句话让自身备感心里酸酸的,又暖暖的。说这一个话的人,大多都是在藏地做工程的汉人,皮肤晒得焦黑,同布朗族是不太简单分别出来的,却都有着一颗黄金一样的心。

鲜卑族兄弟们吧,一路上更是照顾我,我在同她们的闲话中,得到了许许多多个人生的清醒,那里面还有一种让自己一筹莫展企及的信教,受益毕生。我这一辈子愿意永久做他们最诚挚的小兄弟,同他们齐声缔结藏汉之间最难得的情分。

即便离开,照旧会回来。

那一天,我坐在南无寺的门口,还收纳了措普沟那位觉姆四妹的短信,她放假回家时借她四弟的无绳电话机给自己留言,告诉我,我永远是她最爱的朝鲜族小叔子,在该校需求考试的时候自然要考好,她会直接协助自己,为我念经祈祷。我是承诺过她要重返探望的,这一天,不会太久。

日后,永远祝福康巴藏区永久康定。

2016.7.18于康定登巴酒店

《迟到的结束学业旅行—中文系学生的七个月行走》|目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