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中俄经贸交易城破土动工 道路招投标工作圆满结束,市土建工程公司一举中标,业内人士交口称赞这次招标很公道,文淮山当然不见面当首差招标中动手脚,多年底做官生涯告诫他,万事都要事先来只红,一堂堂遮百讨厌。 顾建军身子越来越弱,喘在些许气,用手顶在胸部,忍受在钻心的痛,在施工现场不分昼夜的注目在,哪怕出现丝毫底老毛病都逃脱不了他的眼睛,作业工人还害怕这尊黑脸大神,戏称…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78)

              第七十九章    市委书记卸甲归田 程思远于省委巡视组办公室出来,随后虽找高鹏汇报情况。 高鹏任罢,就皱起眉头,对程思远说道:“真是不成器,屡教不改动呀。对了,省委巡视组什么观点?” “巡视组只是寻找我了解下情况,”程思远实话实说,“并不曾提出什么看法,让我回到等处理。” 高鹏没有还张嘴,而是于程思远回县里推进项目建设,其他的不要他无。 程思远走后,高鹏为查办行装,去矣… 继续阅读 商贸公司【官场】正道(79)

              第八十节    顾建军晕倒在工地上 奠基仪式那天,程思远被司机拉正顾建军去诊所检查,走至中途,顾建军于驾驶者挑头折返,司机说:“程书记命令自己,必须把你送至诊所,您就失去验证吧。” “我知好的病,”顾建军确实深知自己就病入膏肓,只想在在倒下来之前,把被俄经贸交易城建成只相貌来,“就是近来最辛苦了,休息一下便空了,回去吧。” 驾驶员把车渐渐平息至路边,继续呼吁着:“还是失…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0)

        第八十一章    送葬的军队绕了就秃秃的冈 暨了夜晚,顾建军的太太与儿还赶到卫生院,劝说程思远回去休息,他们以这里守在就是实行。程思远只好跟文淮山先回去,让她们随时联系情况。临走的时,文淮山又对顾建军家说道:“别怕花钱,住院费用都到够了,全都用好药,县里会不惜一切把顾县长的病倒看好之,请你们放心。” 说得顾建军家老泪纵横,嘴里感激地念叨着受你们上麻烦了。 顾建军肝癌晚期住院的音信传…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1)

              第八十五节    文淮山身陷“裸照门” 郝桂琴以扬州放同学说,中俄经贸交易城主体工程招标就结束,看看能无克寻找找文淮山前承包点装修之活着。郝桂琴为挽回面子,就借富爹的无绳电话机为文淮山拨了过去,没悟出,文淮山平等听是郝桂琴的声音,没等郝桂琴说第二句子话,就挂断了。文淮山对团结如此恩断义绝,气得其怒火中烧,想还并未想即便将她同文淮山的裸照发至三松贴吧上,标注的契是:文淮山…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5)

            第八十六回    郑晓梅要出家为尼 谁知的凡,郑晓梅看程思远和白一鸣吻到联合,并没大哭大闹,而是平静的因为下来,看在惊慌失措的简单只人口,面色平和地商量:“我只要削发,给你们腾地方,省得一鸣至今茕茕孑立,形影相顾,我吗非情愿相你们两情相悦,都未曾个会。” 白一作深知郑晓梅对程思远的情丝出差不多深,也了解有些人,虽值得您用生命去爱,却不肯定能够好,爱上一个未能够便于之口,就不…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6)

                      第八十八回    新县长走马上任 白一响大后,程思远提笔写下了“安得与上相诀别,免教生死作相思。” 此后,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心中想在白一鸣也甚以这样严寒的点子,作别人间。 这时候,程思远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为啥当白一作跳下之一瞬间,他坐于婚礼现场,心间突然莫名其妙地作了女声哼唱版《天空之城》的音乐,这难道是白一响起在冥冥之中,与自己开最后之告别? 程思远… 继续阅读 商贸公司【官场】正道(88)

                              第八十九章    后记 还不曾到岁末,中俄经贸交易城竣工落成,客商入住,成为北国边陲的炫目明珠,全国各地的人们云集于之,为县域经济前行掀开了新的鲜明篇章。 一如既往年晚,程思远以正处级的级别调任市委秘书长,没进市委常委行列,据秦晓川朴的保说,时间不见面无限遥远。杜鹏程接任县委书记,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信心颇地带动在全县公民群众致富奔小康。…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后记)

          第七十八段    中俄经贸交易城破土动工 道招投标工作圆满结束,市土建工程公司一举中标,业内人士交口称赞这次招标很公道,文淮山当然不见面以首不行招标中动手脚,多年底做官生涯告诫他,万事都设优先来个开门红,一俊遮百讨厌。 顾建军身子越来越弱,喘在些许气,用手顶在胸部,忍受在钻心的痛,在施工现场不分昼夜的注目在,哪怕出现丝毫底瑕疵都逃脱不了他的眼,作业工人还提心吊胆这尊黑脸大神,戏…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78)

              第七十九节    市委书记卸甲归田 程思远于省委巡视组办公室出来,随后便摸索高鹏汇报情况。 高鹏任了,就皱起眉头,对程思远说道:“真是不成器,屡教不转什么。对了,省委巡视组什么观点?” “巡视组只是寻觅我了解下情况,”程思远实话实说,“并从未提出什么看法,让我回去等处理。” 高鹏没有还张嘴,而是于程思远回县里推进种建设,其他的永不他不论。 程思远走后,高鹏也办行装,去矣…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79)

              第八十段    顾建军晕倒在工地及 奠基仪式那天,程思远为司机拉着顾建军去医院检查,走至中途,顾建军给司机挑头折返,司机说:“程书记命令自己,必须管你送及诊所,您便错过检查吧。” “我明白好的致病,”顾建军确实深知自己就病入膏肓,只想着以反下去之前,把被俄经贸交易城建成只相貌来,“就是近些年不过费事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回去吧。” 驾驶者把车渐渐停止到路边,继续呼吁着:…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0)

        第八十一段    送葬的旅绕了光秃秃的山冈 及了晚上,顾建军的妻子和子还赶到医院,劝说程思远回去休息,他们以这里守在就是推行。程思远只好跟文淮山先回去,让他俩时刻沟通情况。临走的时刻,文淮山又针对顾建军家说道:“别怕花钱,住院费用都交够了,全都用好药品,县里会不惜一切把顾县长的病诊疗好的,请你们放心。” 说得顾建军家老泪纵横,嘴里感激地念叨着给你们上麻烦了。 顾建军肝癌晚期住院的音…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1)

              第八十五章节    文淮山身陷“裸照门” 郝桂琴以扬州听同学说,中俄经贸交易城主体工程招标就终结,看看能不能够找找文淮山前承包点装修之生。郝桂琴为力挽狂澜面子,就借富爹的无绳电话机为文淮山拨了千古,没悟出,文淮山同样听是郝桂琴的音,没当郝桂琴说第二句子话,就昂立断了。文淮山对友好这么恩断义绝,气得她怒火中烧,想都不曾想就是管其及文淮山的裸照发至三放宽贴吧上,标注的文字是…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5)

            第八十六段    郑晓梅要出家为尼 殊不知之凡,郑晓梅看程思远以及白一鸣吻到联合,并没大哭大闹,而是平静的盖下来,看正在惊慌失措的星星独人口,面色平和地协商:“我一旦出家,给你们腾地方,省得一鸣至今茕茕孑立,形影相顾,我吧未乐意看到你们两情相悦,都未曾个机遇。” 白一作深知郑晓梅对程思远的情感出多大,也晓得多少人,虽值得你拿生命去爱,却非自然能够好,爱上一个非能够便于之人口… 继续阅读 【官场】正道(86)

                      第八十八回    新县长走马上任 白一作大后,程思远提笔写下了“安得与天子相诀别,免教生死作相思。” 今后,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心中想在白一鸣为底以如此惨烈的计,作别人间。 这儿,程思远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为底当白一响起跳下之瞬间,他以在婚礼现场,心间突然莫名其妙地作了女声哼唱版《天空之城》的音乐,这难道说是白一作在冥冥之中,与温馨举行最终之告别? 程思远… 继续阅读 商贸城【官场】正道(88)

网站地图xml地图